9月第一周,成都车展因不可抗力戛然而止,但时代的滚滚车轮从不停歇

9月第一周,成都车展因不可抗力戛然而止,但时代的滚滚车轮从不停歇
9月第一周,成都车展因不可抗力戛然而止,但时代的滚滚车轮从不停歇。本周,“大众改革者”被逼宫下课,新旧势力的拉扯将愈发激烈。零跑通过港交所聆讯,这家黑马公司的出现让外界对本以为趋稳的新势力格局再次改观。阿维塔与华为的渠道合作方式则让人感叹传统巨头转型背后的无力。2022年8月30日,成都第25届国际车展暂停举办。迪斯正式“下课”事件概述:8月31日,是赫伯特·迪斯(Herbert Diess)在大众集团工作的最后一天,其正式卸任大众集团管理委员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,告别供职长达7年的大众集团。其在社交平台上发布长文告别,认为在大众集团的7年是其职业生涯中最有价值的岁月。赫伯特·迪斯(Herbert Diess)点评:从人事角度而言,这是一场不折不扣的“政治斗争”。即便是以刻板严谨著称的德国人,也跳脱不了“人际关系>个人能力”的职场隐性规则。要不然,明明已经带领大众集团在电动大潮中遥遥领先于其他传统车企,为何不仅没有多发鸡腿,反而被“干掉”?但狼堡体面的一面则是,严格按照合同,为被单方面解约的迪斯发出了全额3000万欧元的薪酬。如果这事发生在一些新势力上,恐怕又要上演一场讨薪、上诉大戏。无论如何,在外界看来,迪斯是大众的改革功臣。关于他的下一站,有业界推测称其将担任特斯拉CEO。如果是真的,那挺好,迪斯的改革精神和马斯克的狂人设定非常匹配。智己CEO刘涛:40万买油车很悲惨事件概述:智己CEO刘涛此前在一次采访中表示:“决定花40万元购买燃油车的用户,我觉得他们是很无奈的,说得过分一些叫很悲惨的。”他补充道,很奇怪年轻人为什么还沉浸在BBA创建的传统价值体系里。2022年6月25日,北京,智己汽车L7新能源电动汽车推广区。点评:“XX万内最好”已经够违反广告法了,但说到底只是在抬高宣传自己的产品。而刘涛的言论则有贬低他人从而抬高自己之嫌。此前,李斌也说过,“想不明白为什么现在还有人买油车”,引发外界争议。想与刘总商榷的是,在三电系统尚不成熟,一块电池仍占据电动车40%-60%成本的当下,是花40万买一台一半价格是电池费的新创电动车悲惨,还是花40万买一台燃油豪华车悲惨?当我们说拥抱新时代,拥抱新能源的时候,并不意味着要抛弃传统价值,而是取其精华,去其糟粕。“BBA传统价值体系”的精华在于制造的功底、设计的底蕴、稳定的品控。如果说这些汽车行业的优良价值观不值得“沉浸”,而是沉浸在大嘴式营销、跪舔式服务上,那么这个被誉为工业明珠的行业才真的是悲惨。零跑通过港交所聆讯事件概述:8月29日,浙江零跑科技有限公司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,这意味着零跑将成为第四家在港交所上市的新势力车企。零跑汽车点评:零跑汽车诞生初期,朱江明的一句“汽车与安防系统差不多,都由软硬件和算法组成”让传统汽车人对其印象并不好。其首款产品S01也被人冠以“土味轿跑”的十八线定位,一度无人问津。但从去年开始,零跑汽车声量逐渐拉升,C11、T03一改拉垮审美,销量节节攀升,至今已经成为新势力黑马。不过,上市虽然对现金流有帮助,但对于高速发展的公司而言却也进行了限制,公司的战略方向将受到更多力量的左右。同样一笔钱,投研发还是投营销,看长期运营还是看短期销量,或许不只是由零跑说了算了。阿维塔与华为商谈渠道合作事件概述:阿维塔科技(重庆)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谭本宏近日表示“正与华为商谈渠道合作方式”。他表示:“我们与华为在谈渠道合作的方式,但不是代卖,是在我们渠道数量规模还没有完全达到的时候,(华为)来帮助我们一把,但不是替代。”据报道,阿维塔会有三种渠道模式,分别为阿维塔体验中心、阿维塔中心和阿维塔钣喷授权中心,进入华为门店销售的阿维塔仅限于一部分门店,而且不会与其他品牌同店销售。2022年8月14日,上海,阿维塔高端智能电动汽车亮相商场。点评:渠道是新品牌增长最重要的“基础设施”,如果这都要“合作”,阿维塔做大做强的决心似乎并不那么坚定。嘴上说着“合作”,而在消费者看来就是“代卖”,甚至会混淆一款车的品牌究竟是“阿维塔”还是“华为”。毕竟大部分消费者分不清企业名、品牌名和车型系列名。另一方面,极狐、问界等品牌也将进驻华为门店,这将进一步把这些品牌的定位和形象打乱。当下造车企业多如牛毛,最忌讳的就是没有明确标签,阿维塔似乎正在朝着这片阴影里走去。而它走出这片阴影的时间取决于其自建渠道的效率有多高。